当前位置:
巡 查
2020-06-06 11:51
来源: 研究室
   访问量:
打印

  小雨下了一天,温度降了不少。傍晚5:30我从家里出来,天已暗黑。

  第一次做疫情防控巡查志愿者,还是有些紧张。走到指定位置,社区主任和几个工作人员都站在路口。主任给我戴上“巡查员”红袖箍,安排我协助某小区执勤,查验进出小区住户通行证,量体温,信息登记,没有通行证的补证等工作。

  进出小区的人特别少,我和其它两位保安孤单地站在哪里。此刻,我特别期待有人出出进进。

  “大姐,你好,请出示通行证,麻烦你了”。“我街道的”。难道街道的就不要通行证吗?主任没交待么!怎么办?我紧走到大姐前面,非常时期,必须见证才可放行,“你这人咋这样,我街道办的,没带证,说完扭头走了”。

  过了一会,来了一位骑电瓶车男子,我挥手示意停车,人家没理我,车速更快了,我跟进去。他已站在两个垃圾桶旁,看了我一眼,拉起垃圾桶向另一个楼走去。哦,原来是清洁工,这样的时候,清洁工是最辛苦的一群人。

  站了两个小时,进出六个人,补证一人,却感受到站岗巡查不是件容易的事。要知道改变一个人的习惯,提高其素质,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。进出小区的每一个人,都觉得自己不拿证件进出理所当然。想到网络上曝光的住户与巡查人员起冲突的事情,觉得自己幸运,没人骂我,打我。

  一位保安大叔让我到小区里转转,劝小区聚堆聊天的人散开回家。十几幢楼,巡查一遍不容易。刚走到一幢楼下,看到一位大妈站在银杏树下抹眼泪,吓我一跳,还以为她家有人患病了。询问才知道她儿子今年二十七岁,还没对象。年前突然带回一个女孩,说是女朋友,她咋看都不像,女孩什么活也不干,睡了吃,吃了睡。今天一早,两人吵了一架。追问之下,儿子说了实话,通过网络租了个女友回家过年,每天500元费用。现在疫情突发,住了七八天,没法走,家人正为租金发愁呢?问我有什么办法。我一时没注意。只有劝她,非常时期,身体要紧,孩子的事,让他们自己解决。

  望着大娘离去的背影,心生伤感。做老人不容易,子女更不容易。尤其到了适婚年龄,父母年年逼婚,让多少青年望家兴叹,有家不敢回。

  巡查了一圈,大多数人都还听劝,立马回家。有个年轻人,戴着眼镜,没戴口罩,站在路上四处张望。隔着栅栏,喊了几遍,人家不理我,当我不存在,我只好拿出大喇叭,准备来个振耳欲聋,小伙倒也灵通:“干什么,干什么呀!我在自家后花园溜达,碍你什么事了”。“全民抗疫,居家最保险,我也是为你好”。“少在我门口唠叨,哪儿好玩去哪里吧”。小伙油盐不进,我准备把手里宣传资料递给他看看,谁知他一把夺过去,撕成小片摔在路上。

  “叔叔,对不起”,转身一看,走出来一个漂亮女孩,向我微笑。女孩走到小伙跟前,伸手抓住小伙耳朵。“你连好话也听不明白啊!生死悠关,人家大叔为你好,你都不懂,白活人了”。

  “叔叔,谢谢您,让你操心了”。女孩递给我一叠纸巾,“快擦擦,衣服都湿了,快回家换换吧”。

  走出几米远,我听到女孩仍在训斥小伙:“人家是志愿者,没有义务操心你健康和平安,再说人家也有家,任谁愿意在雨里待上十多分钟和你磨牙”。

  电话响了,是社区主任打来的,我以为让我回家休息呢!原来是附近一个小区醉汉闹事,需送医院,人手不够,让我过去帮忙。

  走出小区大门,十字路口有个巡查点,两个戴着袖箍的大娘缩着肩膀站在一把单人伞下,我认识她俩,都是社区老党员,六十多岁了,是社区热心人,乐于社区公益。旁(下转63页)

  (上接64页)边的小桌上,摆着两袋方便面和一袋面包。

  路灯的光晕洒下来,将她们的衣服映成了黄色。“你俩巡查到几点?”,这个点住户复杂,出口多租户多,又邻蔬菜批发市场,流动人口多,排查任务重,是整个社区防控重点。

  “我俩到天亮”。

  那一刻,我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,眼前朦胧一片。有些伤感,是为这可恶的疫情,是为这两位可亲可敬的老党员,还是因为我娇情的小小委屈?想想八十岁老院士亲临一线,想起万众一心,逆行武汉的白衣天使,我真不知道此刻的心情。

  (作者系市作协会员)

  (编校:苏鸿儒)


主办单位:汉中市人民政府研究室
地址:陕西省汉中市民主街43号市政府6号楼东3楼
联系电话:0916-2626159   传真:0916-2626195   邮箱:hzzfyjs@163.com

陕ICP备14003207号-2    网站地图

网站标识码:6107000007
汉中网安:61230001

汉中市人民政府研究室

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
“汉中市人民政府研究室”网站

是否继续?

继续访问 放弃